我和母亲.父亲
作者:荣小平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7-08-22

弘扬传统美德 传承家风家训主题征文


当看到女儿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其实是没有多大惊喜的,当时满脑子是龙应台的《目送》——“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看着即将远行、独立生活的女儿,再次体会到了啥叫养儿才知父母恩

母亲在他们十姊妹中排行老七,自小因家庭贫困,没有上过一天学,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为此没少受别人的讥笑,在我还没满六岁的时候,便把我送进村小学读一年级,她那句读了书(学到了知识)强盗都偷不去让我现在仍记忆犹新,后来在我女儿读一年级时,我也把这句话原版的送给了女儿。作为长子,母亲对我的爱是特别的,我一直不晓得没文化的她在哪里学的,儿娃子从小就是要多吃苦才有出息思想根深蒂固。没有在农村待过的人永远也无法体会农村生活的艰辛,除了读书,我在7岁开始就与稍年长的伙伴放牛、割牛草、割猪草,随着年龄增长,就帮大人挖红苕、掰包谷、刷高粱、砍甘蔗、打豆子、车水、栽秧、打谷,除犁田、耙田外,几乎所有农活我都会干,这也成为了我一生中最宝贵的一笔财富。以至于农转非到白皎矿时,我是直接从打谷田里起来随父亲的战友出发的,临行前,母亲再三叮嘱我:到矿上要听父亲的话,不要与别人比吃、穿,好好读书,特别是最后那句吃得亏才打得拢堆至今让我受益匪浅。

在我有记忆的时候,父亲就从部队转业到白皎煤矿当了一名采煤工人,每年只有探亲假才回我们在农村的家一次。

在小的时候,我与同村的伙伴相比,不算最调皮的,但父亲每回家一次,我都全部超额完成了挨打一次的指标,大多数是因为学习成绩等原因。人穷,水都穷啊?一次,父亲看见我衣服穿得脏兮兮的,一巴掌落在我身上的时候,还不忘补上一句至今仍经典的话语。记得我9岁左右的时候,在邻居家屋后的柴跺上看见一大团有我家丢失的大公鸡鸡毛,便随口向同行的小伙伴说,肯定是这家偷吃了我家的鸡,不知咋回事,这话居然传到父亲那里,把我直接从家里拎了好几百米到房子背后竹林中的坟坝,给我一顿胖揍。乱说话要挨打,这我都容易理解和接受,但父亲为啥非要把我拎到僻静的地方揍我,让我好多年都没想通,直到我上了中学。

  “字是打门锤,父亲对字的书写认识是有一定高度的,这可能是他最朴素的字如其人思想吧。 1985年暑假,我从农村到了白皎煤矿后,父亲便给我布置了每天2篇钢笔字一篇8开报纸的毛笔字暑假作业,并每天检查,稍不认真则挨打受罚,在他的鞭策和鼓励下,后来我先后拜了当时矿上字写得好的刘向东、严树民为师,练习柳体和欧体,练书法逐渐成为了我体育运动外的又一业余爱好,使我从中获益不少,也成为了他经常在朋友面前引以为豪的话题。

父亲在矿山前后受过3次伤,他一直是不希望下一代继续留在矿山的,在我读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居然违反相关安全规定,把我带到了白皎煤矿二水平区采煤十三队 “6·1” 炮采工作面体验生活,那工作面仅有6070厘米高,大约150米长,因刚放过炮,炮烟还未散尽,到处是拳头大小的浮煤,电瓶必须放在身体侧面,且人要全趴在浮煤上方能匍匐前进,稍不注意,屁股就挂到顶板,当时最担心的就是上面顶板万一下压下来,连躲的地方都没有,巨大的压抑、恐惧使我想往回走,但密密麻麻的木支柱根本不能转身,只有硬着头皮随父亲往前爬,出井后,手掌、手肘、膝关节皆磨破了皮,红肿、疼痛了好多天,那难忘的经历成为我对煤矿工人有特殊感情的重要原因。1988年,我初中毕业考取了艺体校时,父亲颇为得意地说:要不是当时带你到井下去体验生活,你会有今天?只是,20年后,我辞去教师岗位又回到矿山工作这却是他从来没想到的事。

父亲对我是异常严厉的,也是温情的。我女儿从小到大,父亲从未批评过一次,更别说打。在我女儿读高中住他那里的时候,只要是下雨天,坚持早送晚接,总是毫无怨言地在早上六点起床把早餐准备好后才叫醒女儿,晚上等我女儿晚自习回家加餐后才休息,可能这就是隔代爱吧。2014年春节,我们随父母回老家过节,假期满后,因要上班,我和妻子、女儿只好从自贡兄弟家提前返回宜宾,早上六点便到兄弟的楼下等公共汽车,由于站牌不明显加上天黑,半小时后我才发现等车的地点错了,这时,在晨雾中,伴着呼哧呼哧急促的呼吸声,一个身影逐渐向我们走来,近了才发现是父亲,原来父母一直在楼上阳台目送我们,看我们还没走父亲就下来了,然后径直带我们到正确的候车地点,帮我们拿行李送我们上车并嘱咐路上注意安全,车启动行驶几十米后,我透过车窗,有肺气肿的父亲还站在原地不停地向我们挥手再见,我不由得想起了朱自清的《背影》,刹时,不争气的眼泪一下就模糊了我的视线。

父亲退休后钓鱼成为他最大的爱好,但他最高兴的事却是我陪他钓鱼,可以一边钓鱼,一边进行父与子的情感交流,听我汇报近期生活和工作情况,听他讲述15岁那年随同村人赤脚从富顺走三天三夜到古蔺观文修公路、当兵时修成昆铁路的往事,当我提议好久带他一同去观文看看他曾经修路的地方时,他脸上立即露出孩子般欣喜和期盼,但我心却是酸酸的……

看着一年比一年老的父母,我一直愧疚于陪他们的时间太少、太少……

如今,每次我去看望他们时,总是不忘给我上政治课,注意身体,少喝酒,老实做人,走正步成为必修课。在谈到如果回到以前,我还会不会挨那么多打时,父亲毫不犹豫地说不打你?黄荆棍出好人  

上一篇: 下一篇:儿子改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