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记 -父母对我的正能量影响
作者: 廖宏英  信息来源: 救消大队  发布时间:2017-08-11

我的父亲79岁了,是一个正直的老退伍军人,老共产党员,他的一生虽然平凡,却让我充满敬佩。他1958年入伍,1966年退伍,在部队上曾荣获过三等功两次,二等功一次。转业时部队安排他到沈阳兵工厂工作,因为母亲有哮喘,不适应东北寒冷空气,父亲毅然决然回到了家乡,再次扛起锄头,当起了农民。在家乡他曾当过大队会计、书记,带领家乡人民修拦河坝,建打米厂。但是因家里实在太穷,四个孩子吃不饱饭,1971年杉木树煤矿招工,父亲为了能填饱我们四个孩子的肚子,再次离乡背井,到杉木树煤矿运输区干钳工,一干二十余年。

小时父亲长时间不在身边。能让我体会更多父爱的就是每月要走十多里山路去乡上邮电局取回来的三十元钱,这是父亲几乎全部的工资,他对自己非常苛刻,从舍不得乱花一分钱。父亲领到工资总是第一时间给我们邮寄回来,从不敢耽误半天。这三十元钱是一家人一个月全部的收入。母亲总是在灯下一张张钱看了又看,非常慎重的一张张放好,然后再进行仔细的划分。每月要先把四姊妹的书学费存起来,再拿出一部分做柴米油盐钱,一部分做家庭琐碎开支。母亲数钱时脸上的笑容和一块块钱分配家庭开支时的动作深深映入了我的脑海,使我一直以来不敢大手大脚花钱,不敢失去对生活仔细认真的规划。

小时父亲几乎每年只回家一次,看到我们四姊妹时也少有笑容,总是一副严肃的面孔。父亲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对毛主席、共产党怀有很深的感恩之情。信仰毛主席、共产党,跟着党走是他一辈子的理想和精神支柱。小时父亲给我们讲的最多的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毛主席如何带领穷人打江山,董存瑞炸碉堡和黄继光堵机枪,父亲给我们讲这些往事时总是满目的庄严和神圣,父亲是一个绝对忠诚的布尔什维克,爱党、爱祖国的深情溢于言表。我们四姊妹在父亲影响下都相继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光荣中国共产党人,在各自岗位上兢兢业业工作,成为了对家庭负责、对单位忠诚,对朋友、亲人诚信感恩的人。

父亲每年回家总是背上背一个很大的帆布包,要走十多里山路才能到家。我每次见父亲回家总是欢呼雀跃,也换来了父亲对我比其他三姊妹更多的疼爱。父亲的大帆布包里每次都背回来很多他自己舍不得吃的班中餐票换的大米、面、大包子和大馒头,有时还有几个青苹果,每次父亲回家是我们几姊妹最开心的时候。父爱如山,装进了大大的帆布包里。

母亲今年75岁了,是五十年代的师范生,在当时也算文化人了吧?在父亲到杉木树工作以后,她为了支持父亲的工作,主动辞去了还算优越的工作,承担起了一个家庭主妇的责任。她为人很和蔼,每天乐呵呵的,总能给家里人、亲戚朋友带来欢乐。我时常想,是千千万万个母亲,组成了中国和谐社会。母亲总给我们说:“吃亏是福”!她长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站在别人的角度想一下,多替别人着想”。小时我受委屈时曾大声对她吼:“我就是我,干嘛要站在别人角度想问题?”长大后融入了这个社会,有了工作和自己的家庭,终于慢慢悟出母亲的话是多么有道理,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对我们的成长有多么的重要。在正确处理朋友、同事、家庭关系时,这句话就是一把金钥匙,常常让你的人际关系绝处逢生。

父母亲对我们都是说服教育,从不用棍棒教育我们。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吃饭不小心打烂饭碗,父亲教育我我给他顶嘴,父亲非常生气,准备用夏天扇凉的蒲扇把柄打我,可他试了几次打不下来,又换过手来,用蒲扇叶子在我身上轻轻拍几下。父亲的动作让我记住了一辈子。对待儿子的教育,当我满腔怒火时,总想起父亲换蒲扇的动作,想起母亲对我们的百般呵护和疼爱。我们家四姊妹也都传承了父母教育子女的方式,对待下一辈总是付出更多的爱,更多的以理服人。孩子们还都比较听话成才,不论是已经参加工作的,还是在大学读书和即将跨入大学大门的,虽然他们一个个只是平凡的孩子,也没有什么骄人的成绩,但他们从小接受家庭爱党、爱国的熏陶,接受长辈尊老爱幼,爱家、顾家、勤俭持家的教育,我相信孩子们一定会一代比一代强。

薪火相传,大爱无疆。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谈到要“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强调“家庭的前途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培育和弘扬正能量,教育下一代发扬光大中华民族传统家庭美德,维护好家庭和睦,诚信待人,努力做事,让我们千千万万个家庭成为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石。



上一篇: 下一篇:诗和远方